分析师要做好本职事

马谡失街亭背后暗藏个性与角色的矛盾。

故事

公元223年6月,一代枭雄刘备的生命已经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在白帝城的行宫内,他开始向丞相诸葛亮和尚书令李严嘱咐后事。其间,刘备把诸葛亮叫到身边,问道:“马谡这个年轻人你觉得怎么样?”诸葛亮回答说:“是一个优秀的人才。”刘备语重心长地对诸葛亮说:“我看这个人言过其实,未来不可大用。”

显然,诸葛亮没有把刘备的话听进去。在蜀汉的第一次北伐中,诸葛亮兵出祁山之后一路势如破竹,但是当魏国援军到来之后,诸葛亮不顾众人反对,派马谡去防守街亭这个咽喉要地。然而,马谡到了街亭之后,不听诸葛亮的安排,一味地纸上谈兵,在要道上安营扎寨,最后被魏军断了水源,不战而溃。诸葛亮由于退路被断只能撤军,自己更是被迫上演空城计才逃过一劫。军队退回汉中后,诸葛亮按照军法挥泪斩马谡。从此之后,马谡这个名字就成了纸上谈兵和无能的代名词。

那么马谡真的是一个无能之辈吗?并不是。在诸葛亮南征孟获的时候,马谡建议诸葛亮:“南中地势险要、路途遥远,今天大军赶到,南中人迫于压力就会投降,明天军队离开则会再次叛乱,所以此次平叛应该以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只有南中人内心臣服了,南方的叛乱才会真正平息。”之后,诸葛亮采纳了马谡的建议,此次平叛一直到蜀国灭亡,南方再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叛乱。

虽然诸葛亮南征之后开始北伐中原,但是魏国大将军司马懿这个对手挡在诸葛亮面前,让蜀军的进展缓慢。这次还是马谡献策,他认为,魏国皇帝曹睿一直对司马懿心存猜忌,只需在魏国散布谣言施展离间计,就能让司马懿失去兵权。按照马谡的策略,司马懿果然被解职了,蜀国之后的北伐轻松了不少。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了,为什么一个屡献妙计的军师会犯下低级错误,不仅让蜀国的第一次北伐功亏一篑,自己也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呢?其实不难发现,马谡在镇守街亭时的身份和之前发生了较大变化,由一个参谋变成了一支部队的统帅。之前他只需要提出自己的建议,至于建议是否被采纳,具体如何执行则是由诸葛亮和其他将领来完成的。不过,在镇守街亭的时候,他作为统帅身处战斗第一线,既要面临实战的压力,更是要自己做出决策,这种身份的转换是马谡一时无法适应的,这也酿成了之后的一系列悲剧。

启发

在期货市场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然而,在个性和角色之间往往会产生矛盾,无论是对于分析师还是对于交易者,那些真正取得成功的人,都是正确处理了个性与角色之间的矛盾,选择了符合自己个性的角色,这才成为了市场赢家。

长期以来,分析师因为只写报告不做交易,一直是“纸上谈兵”的代名词。其实,分析师不善交易和马谡失街亭的道理是一样的。很多分析师在写研究报告的时候逻辑严谨、数据详实,胜率很高,一旦做了实盘,并不比没有经验的投资者高明多少。

 一方面,分析师在写研究报告的时候,报告看错方向和实盘做错的容错率不一样,得到的惩罚更不是一个量级。因此,分析师在写报告的时候,能够相对客观地去分析研究,胜率自然会高,但是当自己做了实盘之后,真金白银的亏损所造成的压力与马谡第一次身处战场看到血肉横飞的感受是一样的。在这种重压之下,人的心理早已经发生了变化,恐惧早已经将人打蒙了,更不要说客观、冷静地看待问题了,此时的出错率自然就高。

另一方面,分析师在写研究报告的时候,只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建议,并不需要参与决策和具体的执行。在一些私募基金团队中,分析师只是负责提供交易策略,至于这个策略是否被采纳则是由基金经理来决定,而具体的进场、止损、止盈则是由操盘手来完成。

如果一个分析师既要出策略,又要做决策,还要下单,那么出错的概率就会上升。毕竟出策略、做决策和操盘对人的特质要求是不一样的,出策略更多要求的是微观层面的知识储备、对产业链的熟悉程度和逻辑分析能力;做决策则更多的是要把握大方向和决断能力;至于操盘就是执行力和盘感了,他们扮演的角色就好比军师、统帅和战将,正是由于每个角色对人的特质要求不一样,这就决定分析、决策和操盘都很擅长的全才是很少见的。

优秀的交易员不会是一个优秀的分析师,优秀的分析师同样不会是一个优秀的交易员,二者由于所处位置的不同,在应对市场时所采用的方法也具有本质上的区别,使用分析和使用规则在这两类人中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所谓“会说的不会做、会做的不会说”大概就是在说这个道理了。

总之,对于分析师而言,只需要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保证所有结论都是从详尽的数据和客观分析中得来,并且明确自己的观点,至于你的分析是否被采纳,则需要由你的“主公”来决定。对于投资者而言,分析师的报告只是为你提供了一个策略而已,是否采纳以及如何执行则应该由自己来完成。因此,想要在期货交易中逐鹿中原,就要像曹操那样善于纳谏、果于决断,不仅要看别人的分析,更要在别人分析的基础上整合梳理,最后做出判断。​​​​


转载自期货日报

为您推荐